线上演出:化挑战为机遇

原标题:线上演出:化挑战为机遇

  疫情倒逼演艺行业“换挡”

  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的不完全统计,从1月到3月,全国已取消或延期近2万场演出,直接票房损失超过20亿元。尽管国内疫情防控形势已渐趋稳定,不确定因素依然存在。有媒体报道,日本、中国台湾地区均已出现演出场所感染事件。

  在此情况下,演艺行业自觉地服从疫情防控大局,既是必要,也是担当。我们确实也看到,不少文艺院团、演艺机构及时地调整了创作生产与演出的频率,通过互联网+平台于线上复工,以“云剧场”“在线艺术欣赏”“视频直播”等形式进行了“换挡”。

  这些积极的探索与尝试,虽然有形势倒逼的因素,但在科技发展使云技术、流媒体、5G等概念越来越多地走进人们生活之际,等于提前让演艺行业直面了虚拟运营可能的到来。

  这是一个充满悖论的话题。众所周知,包括戏剧在内的演艺行业是以现场演出、亲临体验为核心而充满互动性、仪式感的行业。当现场演出被导入线上、导向虚拟,传统的观演关系亦将随之消解。而在实际操作中,也不乏演出团体顾虑到线上直播可能会此消彼长地侵蚀现场演出的票房,对直播探索并不积极。于是便出现了这样的情形,在技术手段已渐渐不再成为障碍之后,线上直播的形式依然推进有限。或者说,线上直播只是被当作一种传播推广、教育普及的手段和现场演出的延伸补充。

  这种情形,当然不能简单地高喊与时俱进了事,或者过度保守地排拒新事物的降临。如果说疫情是舞台艺术、演艺行业面临的一次大考,那么它同时未尝不是一个更好地融入互联网时代的契机——除了直接应对创作演出、运营管理、推广传播等方面的实际问题,也机理顺舞台艺术与互联网衔接的基础理论问题。

  “线上”现状:国际国内各有精彩

  需要说明的是,包括戏剧演出在内的演艺产品走到线上并非始于此次疫情。泛而言之,此前诞生的许多经典舞台作品以视频形式传输到线上,部分满足了看不到现场的人们的需求,大体可看作是一个演艺意义的“线上”雏形。直到同步高清直播成为可能,部分地满足了观众的现场仪式感,“线上”模式及虚拟运营似乎才有了落地基础。

  比如,在全球有着广泛名声的“英国国家剧院现场直播”(National Theatre Live)平台,其直播或重播放映模式也并非让观众在家观看,而是通过到合作剧院完成一系列常规的购票、检票、入场等“仪式”进入剧场观看的。它跟线上视频的存储、选看是有区别的,而其刻意维护的现场仪式感、体验感,我想看过近些年来华演出的话剧《弗兰肯斯坦》《科利奥兰纳斯》(又译《寇流兰大将军》)等作品的人必定会有非常深刻的印象。

  在疫情防控形势下,很难苛求于线上获得完整的剧场体验,线上线下的彼此妥协在所难免,但作为疫后理想的参考,相关数据是非常鼓舞人的。据报道,“英国国家剧院现场直播”项目自实施仅6年即实现了在全球几十个国家的1500多个场所的直播或重播放映,观众人数超过300万人次。对于戏剧演出中剧场座位一般少则几十个、多则不过两千个左右的情形,这个数据是十分惊人的,也说明经过合适的运作与技术实现,线上的、云端的演出行为也能获得观众的认同甚至追捧。

  回过头来看国内的情况,相关实践探索其实已在小步前行,而伴随近些年来戏曲电影的再度复兴,其丰厚的传统积累与崭新的语汇开拓,可以说是戏剧“换挡”线上的“基本盘”。

  2011年,国家大剧院上线古典音乐频道,次年开通“大剧院·古典”App,并提出了“移动大剧院”“网上大剧院”的建设愿景,逐渐实现了技术层面的高清直播。而在疫情防控形势的倒逼之下,就笔者所见,几乎所有的文艺院团、演出机构都在各自官网、公众号或App上挂出了在线音视频的链接。这些链接当然还参差不齐,技术上还不能跟顶级直播相比,也缺少营利模式,但互联网的酵母所培育的日常习惯显然已有了较厚的沉淀。

  2019年5月,“一通文化”作为网络直播平台对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22台文华奖参评剧目进行了在线直播,此后又持续发力进行了全国基层院团戏曲会演、戏曲百戏(昆山)盛典等一系列重要演出活动的直播。在基础设施、技术手段等方面,我们并不算落后。即便在人们十分在意的语汇转换方面,像尹大为、郑大圣等导演在戏曲电影中的镜头表达,以及青年新锐导演孙晓星进行“互联网+”式的剧场语汇探索等,都说明舞台艺术、演艺行业各个方面对于互联网时代是有准备、有互动的。哪怕有的探索还比较个人和偶然,形成规模或行业行为还需要量级赋能,或者需要在不同环节上进行升级和完善,但其积极意义是显而易见的。

  全新业态的召唤与苏醒

  舞台艺术的线上直播,既不同于网络存储、选看的“线上”,也不同于荧屏意义的“直播”。在现场感、仪式感难以保证的情况下,同步性以及借助VR技术等辅助手段,同样可以最低限度地维持一种虚拟的在场感。而从成功的案例看,像特写、多机位、主观视角等镜头语言和维系在场感的“仪式”固然重要,当我们超然于“剧场艺术”的美学纠结而把视野投向影视、综艺等领域之时,恐怕能够获得更多的启示。

  比如,用明星和经典带动流量。在虚拟运营模式下,人们熟悉的明星特别是戏剧、影视多栖明星吸引粉丝、撬动市场的能量是不容忽视的。近些年像“卷福”“抖森”和凯文·斯派西等参演的作品,其线上直播同样火爆。而从他们参演的剧目如《弗兰肯斯坦》等名剧来看,选择经典确实不是偶然的,而是经过精心策划和挑选的。这不仅触及线上观众心理的调研和适配问题,恐怕还跟全新场景下行业运营模式的完整链条紧密相关。这恰是我们需要借“换挡”而奋起直追的方面。

  英国戏剧导演彼得·布鲁克曾经有过一句名言:“我可以选取任何一个空间,称它为空荡荡的舞台。一个人在别人的注视下走过这个空间,这就足以构成一幕戏剧了。”恐怕他也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个“空荡荡的舞台”会转到虚拟世界,而观众的注视将可能隔着千山万水,仅靠一种叫作互联网的媒介联络来维系演出的完整性。这可能会是演艺行业一次全新业态的召唤与苏醒,只是碰巧在这个春天因疫情而启动。但无论如何,化挑战为机遇不仅是行业服务疫情防控大局的自救行为,也是蕴蓄已久的互联网升级在舞台艺术、演艺行业的加速迎接。空的空间,实质上从来就不空。我们应该有这样的信心,去摘取盛夏的果实。

(责任编辑:DF526)